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红颜泪—美女经理讲述悲惨的.......】【作者:niulangxing】:


字数:9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李,准备好车,三十分钟后,去市委宣传部。」「好的,肖总。」我放下电话,走进豪华办会室的套间。刚刚沐浴完的我对着宽大的化妆镜审视着镜中的女人,皮肤白如凝脂,身材丰润标致。虽然年过三十,但外表宛若二十岁的少女。我理了下盘在头上的发髻,微微笑了笑,放松了下一向严肃的俏脸,在公司里我可以严肃冷漠,甚至无情无意。

  但对政府的官员,还是要笑脸相对的。三十分钟后。穿着爱玛仕品牌的宝石蓝丝质套裙,Cucci白色高跟皮鞋,挎着一款限量版的名包,端庄秀丽,高贵典雅的我坐进了车离开了公司大楼。「哐」。

  「怎么了,小李」?

  「碰到人了」小李说完打开车门锁,想要下车查看。突然,三个男人打开车门,一个坐到了副驾驶,两个坐到后排,一左一右将我夹在中间,我和小林还没明白过来,我和小林的脖子上各架上了一把刀。「开车」,副驾驶上的男人喊道。「肖总,你最好也老实点。」在我左侧的男人阴沉沉地说。我惊恐地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不住的点头。

  车子按照劫匪的吩咐向东行驶,多年在商战中的打拼,让我习惯性的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被劫持?会发生什么?该如何应对?

  东郊外一处汽车修理厂里,我和小林被推搡着进了一间大房间。房间很大,摆设简陋,西侧摆着一条沙发和一张用钢管焊制的供十几个工人睡觉用的超大铁床,对面一张老板桌上放着电脑、打印机;东侧墙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房间北侧是维修用的区域,陈杂着汽车的维修工具。

  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肖总,大架光临,有失远迎啊。」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沙发上站起一个高大的年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他走近我,贪婪地盯着屏幕上我高耸的乳胸。

  「你们要干什么?放我们走。」

  「呵呵呵……肖总别急,您一定不知道我是谁吧……」

  「我不管你是谁,这与我没关系。赶紧放我们走。」我装做强硬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要不是你,我不会家没了,要不是你,我老婆就不会离开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中年人愤怒了。我当时就呆住了,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着这个人。
  「我叫王强,以前在金兰公司做保卫,是你在公司里进行什么革新,害得我失业,害得我成了抢劫犯,害得我老婆跟我离了婚。」此时的中年人到咬牙切齿地的地步了。至此,我大致明白了被劫持的原由了,我并不认识这个王强,公司里那么多人,而且是基层保卫。

  听了他这番话,我不由的心里一颤,但还是装做镇静,粉面含霜,冷冷说道:「你想要干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希望你能放了我们!」

  「钱我是一定会要的,也一定会放了你,但是我在监狱三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他妈的打了三年飞机,我的要求不高,你就让我们兄弟操一年做为补偿吧。」中年人说完,房间里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感觉头嗡的一声,俏脸一下涨得通红,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了。虽然对这些的险恶的男人有所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直接和下流,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你,你妄想!」

  「哼哼,你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吧?我的肖红大总经理。这两个是王大五二兄弟,这个是黑手,我这几个兄弟是多年没上过女人狱友,不知道您这细皮嫩肉的受不受得了,嘿嘿……」王强的冷冷的淫笑让我不不寒而栗。

  这时,王大和黑手把小林绑吊起来,又过来紧紧抓住我的双臂架在王强面前,一向强势的我拼命挣扎,同时她惊恐地看见王小手里竟拿着相机,正准备记录这即将发生的悲剧。

  王强哈哈一笑,来到我面前,他淫笑着抬起她我优美的下颚,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真香啊。」我把头一扭摆脱他的手骂道:「卑鄙!下流!!」王强趁机按住我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滑落在我起伏的高耸的酥胸上,我的身子象触电一般,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王大和黑手,抬手就给他一个耳光,打得他一楞。但我也马上后悔了,王强「啪啪」回敬了我两记耳光,打得我一个趔趄,眼冒金星,王强咬牙骂道:「臭表子,不识抬举,敢打我?」

  我被打朦了,咬着牙怒视着。王强看见时机已到,在后面紧紧搂住我丰满的娇躯,双手伸进宝石蓝色套装里隔着乳罩握住我两只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我的身子一阵颤抖,此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却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王强一边亲吻着我雪白的粉颈一边喘息地道:「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让我爽,我会对你们温柔点的。」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我的洋装扣子,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胸露了出来,他的一只手顺着我深深的乳沟伸到乳罩里,抓住我一只柔软光滑的丰乳慢慢地揉搓着,并不时地捏捻着我娇嫩的乳头。我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浑身无力,我哀怨盯了一眼王强,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王强扒下我的洋装上衣,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紧紧包着丰满坚挺的乳房,王强把我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迫不及待地把乳罩推上去。「不要。」随着我的一声哀叫,一对雪白的乳房跳动着完全地暴露在几个男人面前,红葡萄般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动。王强紧紧搂住我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边用力揉捏着她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乳房,边拿话侮辱我:「好美的一对奶子啊,让我们兄弟好好享用享用吧。」

  我紧咬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乳房在王强的玩弄下,乳头不由自主的慢慢地坚硬勃起,「怎么会这样?」我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羞耻,闭着眼睛,两行清泪顺着我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王强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我深深的乳沟里,含住乳头吮吸着,成熟女人那特有的丰润乳房,深深刺激着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王强,而他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吸咬,让我的双乳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这远远比不上我心中的痛楚。

  这时王强的手已经伸到我的裙子里面,在我穿着白色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撩起裙子下摆,穿着白色的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露了出来,带蕾丝花边的白色长筒丝袜,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更显得性感撩人。

  「不!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用带着哭泣语调哀求王强。然而我的的哀求更加刺激王强的兽欲,他把我的内裤褪到腿窝处,踢开我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腿,富有弹力的内裤被拉到最大程度,丰满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几个男人的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阜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黑色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我想用手遮挡住下身,但被王强掰开,扭到身后按住,另一只手按在我的会阴处,搓弄我柔软的小阴唇。隐秘的阴部被侵犯,我如恶梦初醒一般一激灵,
  感觉娇嫩的阴唇被两个手指撑开,插入我微微有些湿润的蜜穴里搅动起来,仿佛一条泥鳅钻了进去再也控制不住了,我不禁「呜呜」哭出声来。

  看到我痛苦的表情,王强「嘿嘿」的笑着,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一把抓住她盘在后脑的发髻,把我拖到床边,被迫跪伏在床沿上,我的裙子推到腰部,露出白净的粉臀,丰满的臀部加上时隐时现的诱人股沟,手指再次插入我的阴道。我「嘤」的一声,染着豆蔻指甲的玉指抓住床单,痛苦地扭动着两片雪白的屁股,企图摆脱侵入自己下身的手指。

  可能是我的扭动站王强恼怒,他伸出手,『啪』一声重重的拍在我雪白的臀部上。疼得我『啊』的一声,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双臀粉红的皮肤在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王强闻了闻我的下身,「嗯,这臊味真迷人,」然后就抱住我的粉臀狂吻起来,我羞愧地把头埋在床上,清晰的感觉到一条舌头在自已的跨间到处舔吸着,就连肛门都没有放过。

  良久,王强站起身来,几下脱光身上的衣服,阳物此时已经坚硬如铁,我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激起了他压抑很久的性欲,我软弱无力的挣扎更使他兽性大发。王强抓住我由于抽泣而不停耸动的双肩,把我翻过来,抓住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一边揉搓,一边吸吮起来。他的手滑下乳房,掠过我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指分开我的肥嫩阴唇,按住我的阴蒂搓弄着。

  我泪眼看着黑壮魁武、精赤全身的王强,「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我怀着最后的希望哭着哀求王强,可是王强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哪会理会我的哀求,王强把我一条腿架到他的肩上,一只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我柔软的阴唇上。我感到了最后的恐惧,双手死死撑住王强欲压下来的胸脯,拼命扭动几乎全裸的娇躯,王强紧紧抓住我一只丰满的乳房,大叫一声:「美人,我来了!」说完下身用力一挺,「滋……」粗大的阳物撑开我两片阴唇没根插入我温湿紧密的阴道里,直抵花心。

  「啊……」我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

  「真紧啊!」王强长出了一口气,他兴奋地来回动了几下,我的阴道被他撑得的撕裂般的疼痛阴道,而这一瞬间,王强暴虐的本性终于显露出来,他舒服地快叫一声,阳物毫无怜惜地在我的阴道里大力的抽插起来。我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的左脚高高翘起在王强的肩头上来回晃动,右脚踝上挂着白色内裤的右腿在胸前蜷曲着,丰腴的大腿紧紧贴着高耸的右乳,左边的乳房则随着王强疯狂的抽插,象豆腐一样在雪白的酥胸上摇动着。

  「大哥,快点啊,让我们哥几个也玩玩这娘们。」另外的几个男人淫笑着,看着王强丑恶的大阳物在我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阴囊撞击着我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王强阴茎向外一抽,粉红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我咬着下唇,嘤嘤地哭着,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被* 奸。

  抽插几百下后,王强拔出阳物,抓住我一条浑圆丰腴的大腿用力一拧,我被迫翻过身来,跪趴在床上,他扒开我两片雪白丰腴的屁股,从后面把阳物又一次插入我的蜜穴里。我凌乱的发髻被王强的一只手抓住向后拉着,让我流满泪水的脸高高抬起,另一只手用力按住我的纤腰,象懒汉推车一样开始了又一轮的抽插,随着王强的前后推动,我的两只丰乳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十分诱人。
  王小手里相机的闪光灯不停的在两个人的各各角度闪烁着,忠实地记录着我被王强强暴的情形。

  高大的王强奋力挺动着下身,坚硬的阳物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子宫,肉棒在我窄小的阴道里摩擦的感觉令王强爽快无比。王强把我身上的吊带推上去,脸紧紧贴在我的裸背上,双手抓住吊在我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的大奶子用力揉搓着,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我身上发泄着兽欲。

  此时的我就一只被恶狼扑倒在地的小羊,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性感的朱唇微张,随着王强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
  王强又奋力抽插了百余下后终于到了强弩之末,而我的阴道也阵阵收缩,「嗷嗷」王强爽快地叫着紧紧的顶住我人屁股,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了我的身体,喷洒在我的子宫壁上。

  王强满意地拍拍我的雪臀喘息着说道:「真他妈够味,小逼又紧又滑,简直是人间极品,以后就让我们爷几个享受吧。」说完意犹未尽而又恋恋不舍地从我身上滚了下来,靠到一边的墙上喝着王小递给他的啤酒。我艰难地并上酸痛的双腿,抱胸蜷缩起身子。

  被* 奸这个事实使我不由痛哭失声。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我惊恐地看见脱得一丝不挂的王家兄弟和黑手撸着已经坚硬勃起的阳物淫笑着向我围了过来,我紧紧护住雪白的酥胸,拼命摇头哭喊:「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呜呜……」

  几个男人象恶狼一样扑到床上,王大和王小每人抓住我的一只脚,我的两条修长的玉腿被左右大大分开,黑手抓住我的双手。三个男人不顾我的哭泣和哀求,扒下我还挂在身上的吊带、胸罩、高跟鞋、丝袜………

  「你们两个起来,让我先来。」黑手不耐烦的冲王家两兄弟吼道。两兄弟迫于黑手的强壮,悻悻地下了床。

  没有前戏,没有抚摸,黑手把一丝不挂的我按躺在床上,把我的双腿抬起分开,搭在他的肩上。我的下身被迫向上抬起,黑手双手掐着我的细腰,鸡巴对着还粘着王强精液的阴户,在阴唇上摩擦了两下即破门而入。

  「啊……,我的惨叫撕心裂肺。丰腴的大腿肌肉一阵痉挛,足弓紧绷,承受黑手那粗长的阳物带给我的巨大痛苦。黑手的阳物比王强的还要粗长我的阴道仿佛被撕裂了,象刀割一样的痛,下身火辣辣地疼痛起来。接着就是黑手疯狂的抽插,坚硬的阴茎磨擦着柔嫩的肉壁,我光洁白嫩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一张俏脸随着黑手的活塞运动而痛苦的抽搐着。为了减轻痛楚,我努力张开大腿,尽量迎合着黑手的抽插,渐渐地奸淫变得顺畅起来。

  「啪、啪、啪………」,房间里充斥着肉体碰撞的声音。强壮的黑手没有多余的动作,也不换姿势,象一台强劲的打井机一样。不停地一下一下砸着我的阴道,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每一下都砸到了子宫里。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
  「操,黑手你有没完没完了,这都半个小时了,你他妈的快点。」王家两兄弟焦急地喊着。

  「喊什么?,老子五年没吃过腥了,没想到今天吃到这么个漂亮的美人,还是个大经理。」黑手喘着粗气洋洋得意地说。

  被绑吊在一旁的小林,眼看着我被这群男人调戏、侮辱,* 奸。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为没能保护好我而深深自责。他大声怒喊道:你们这么流氓,我操你们…………「啊」一声惨叫,王大一脚踹在了小林的肚子上。「他妈的,你小子不想活了吧。」

  「哦、哦……,黑手一边叫着一边加快了速度。接着,我感觉到一股一股的温热的液体冲进了我的阴道内,渐渐变软的阳物离开了我的身体,我象一汪水一样,抽动着瘫躺在床上。

  但恶梦还没有结束,王家兄弟一起把着的我翻过来跪趴在床上。此时,我的高贵典雅都不存了,只是一具任人摆弄的白肉,我的头拱在床上,发髻散乱。王大抓起我的小内裤,胡乱地擦去流到阴户外精液。「来吧,肖大美人,我们兄弟俩一起让你爽爽吧。」两兄弟嘎嘎淫笑着,王大抱着我的屁股抽插起来,王小跪着一手抓着我的头发,拎起我的头,一手捏开我的嘴,将阳物塞进我的嘴里抽插起来。

  「呜、呜……」我努力的想吐出嘴里的东西,但头发被王小抓着。房间里,阴囊打在我的屁股上「啪啪」直响,混合着我痛苦的呜咽声、男人们的淫笑形成一幅淫靡暴虐的景象。黑手则拿着相机,变换着不同的角度记录着我被奸淫的耻辱。

  王强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王家兄弟一起* 奸我,阳物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邪恶的目光落在我上下摇动着的丰乳上。「怎么样,肖总。我们兄弟几个的鸡巴厉害吧。」王强凑过来,伸手看住我一只乳房,捏玩儿起来。「从今以后,我们每天都这伺候您啊。」

  我忍着揪她的痛。拼命挣脱王小的阳物。有些失神的美眸仿佛要喷出火来,死死盯着王强令人恶心的嘴脸,紧咬银牙,口中发出一阵凄厉嘶哑的悲鸣:「禽兽!畜生!你不得好死┅┅啊!啊!!。」王大凶狠地连插几下让我惨叫着。我终于承受不了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剧烈的摇晃下幽幽醒来,轻轻地呻吟着挣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间王小淫笑着的脸,我又被无情地拉回到了现实里。这个男人肮脏的东西依旧在自己已经被蹂躏得麻木的下身抽插着。我不知道凌辱什么时候结束,这些男人都是久未沾女色的光棍汉,见到女人尤其是美貌、性感又有身份地位的女人,更让他们地把压抑已久的性欲发泄出来。

  当王小从我身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连续五个小时的奸淫,我的大脑麻木,没有一点思维。身体象是不存了一样,昏昏的躺在床上。

  「肖总、肖总。」我慢慢地睁开眼,身上盖着床单,看着被吊在这边的小林,有气无力的问:「这是哪?」

  「我们还在这,他们把我们锁在这里,出不去。」小林哽咽着。我想过去把小林下来,但努力了几次,腿完全不听使唤。

  我知道这些男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想到自己成为了他们发泄性欲的工具,从心底涌上一丝悲哀,我痛苦地把脸扭向一边………

  清晨,一丝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暖暖的。我多么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然而,详和的的氛围被冲进屋的几个男人打破了。

  王强坐在床上,扯去我身上的床单,我赤裸的身体又暴露在空气中,我两臂紧紧地环抱在胸前,蜷缩成一团。

  当我看见手里拿着各种器械的黑手时,失神的美眸中掠过一丝恐惧,我认识那是治疗便秘的浣肠器以及用于妇科的工具,我不知道还要受到什么样的侮辱和折磨,身子不由得微微抖动起来。

  王强感觉到了我的恐惧,魔手伸进她紧闭的大腿中间,边抚摸我柔软的肉缝边淫笑着说道:「我的大美人儿,我们总该玩点新鲜刺激的吧,呵呵」。说着手指象一条毒蛇滑进了我的屁股缝里来回滑动起来,我浑身一阵颤抖,只感到一股寒气从她的股间袭来,并沿着我的后背一直凉到了背心,我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一把抓住王强揉搓自己肛门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不!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

  王强不顾我的哀求,把我丰满的娇躯翻过来,弄成跪趴的姿势伏在床沿上,然后分开她我的大腿,使我的肛门和阴部一览无遗。我可以感觉到男人们火辣辣的视线正舔舐着我迷人的菊蕾,各种屈辱象天塌下来一样沉重地压迫着我,我不禁痛哭失声。

  王强双手用力扒开我两片雪白的屁股,手指蘸着唾沫按在红褐色的菊花蕾上揉了几下后慢慢插了进去。肛门一阵胀痛,紧密的肉洞在硬物的突然侵入下本能地收缩,强烈的不适感让我拼命扭动着雪白的屁股,挣扎起来。

  王强的手指在我柔软的肛门里慢慢抠动着,仔细地体会着美人处女肛门的紧密和抽搐,享受着身体下那不停像水流一样平滑扭动着的火热而柔软的屁股。王强把手指从我的肛门里拔出来,然后从黑手手中接过注满五百毫升甘油的浣肠器,对准我的屁眼插了进去。我丰满的娇躯剧烈地抖动一下,尖硬的管嘴插入她的肛门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撕裂般的疼痛使任梦忍不住惨叫一声,接着一股冰冷的甘油液体流了进来。我的小腹开始发胀,肚子逐渐绞痛起来,当五百毫升甘油完全注入她的身体时,我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象剥了皮的水果一样赤裸的娇躯蜷缩在床上,强烈的便意使她不得不将两条雪白的大腿卷曲着紧紧缠在一起,我浑身剧烈地颤动着,口中发出痛苦的悲鸣。
  过了一会儿,王大和王小一人拉住我的一条大腿大大分开到极限,使她的臀部高高抬起悬在一个塑料盆上,然后把手按在我微鼓的小腹上用力挤压起来。再也忍不住了,我哭叫一声,淡黄的尿液和金黄的稀释了的粪便倾泻而下,随着阴壁和肛肌的不断收缩,甘油裹胁着屎尿一下一下地喷射进塑料盆里。因为甘油的作用,粪便并没有了出臭味。

  「妈的,倒底是美人儿,屎都不臭。」王强嘀咕了一句。我羞得无地自容,她恨不得马上死去,这时王小端过一盆清水,细细地将我沾满秽物的下身清洗干净,然后王大和小林把拼命哭喊的我呈跪趴的姿势死死地按在床。

  王强脱掉衣服,淫笑着挺着坚硬的阳物来到我身后,踢开我两条大腿,双手按在两片高高撅起的雪白的屁股上。先把阳物在由于被淫虐而本能分泌出黏液的阴道里抽插了几下,使阴茎充分湿润后拔出来,然后把沾满花蜜的龟头顶在任我美丽圆润的菊花蕾上。

  「不要……」我猛然睁大眼睛,发出一声凄惶的哀鸣,我感觉到王强坚硬的阴茎正一点一点地撑开我紧闭的菊穴慢慢地进入,这令我无比的恐惧,当粗大的龟头完全没入我的肛门里时,我已疼得浑身香汗淋漓了。

  王强死死地抓住我的纤腰,深吸一口气,下身向前用力一送,「扑」,阳物深深地插入我窄小而柔软的屁眼里。我的头猛地向上一仰,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的娇躯一阵剧烈的痉挛,仿佛听见了自己肛门被撕裂的声音,一种从未有过的巨痛从肛门一直传到脑门,好半天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悠长凄厉的惨叫,接着身子一软,昏了过去。王强长舒一口气,温暖窄小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他的阴茎,随着屁眼两旁括约肌不断地收缩,使我的肛门象小嘴儿一样吮吸着王强的龟头,带给他巨大的快感。

  王强一手从我身后绕到身前,捏住我吊在胸前的一只柔软丰莹的乳房,一手紧紧地抓住我快要散开的发髻,开始了兴奋的抽插,每一下抽插都给我带来更大的撕裂与创伤,一道道血丝,从交合之处渗出,顺着我白嫩的屁股沟滴到洁白的床单上。旁边,看得性起的几个男人,脱掉衣服,撸着阴茎,准备再一次在我身体发泄兽欲。

  王强不顾一切地奸淫着我娇嫩的屁眼,随着被阴茎的不断扩张,我的肛门渐渐地顺应了王强的抽插变得顺畅起来。在王强一阵紧似一阵的抽送下,我幽幽醒来,依然疼痛的肛门使她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此时的我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水顺着鲜红的乳尖滴在洁白床单上濡湿了一片,抽搐的大腿肌肉证明着我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良久,王强才「嗷嗷」快叫着把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直肠里,瘫软在她湿漉漉的裸背上不动了。

  「哦,哦,」王强喘着气道:「太他妈的爽了。

  当王大王小想要奸淫我的时候,我已经起不来了。然而,他们并没有怜悯我,并没有停止对我的奸淫。两兄弟把我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用绳子紧紧地捆着吊在床头的天花板上。我拼命地摇晃着头,嘴里不断地发出阵阵凄惨的哭叫和哀求声。我的喊叫让两兄弟更加疯狂,他们将我雪白丰满的娇躯被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王大站在前面,用右臂夹起我的左腿高高抬起,使我只能用一条右腿勉强站在床上。胯下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插入我的娇嫩的阴户里狠狠地抽插起来,发出沉闷地「啪啪」声,而他的左手使劲地抓捏着我丰满肥嫩的屁股,在雪白的肉丘上留下一道道血红的抓痕。

  王小则紧贴着我光滑细嫩的裸背,粗大的肉棒戳穿了我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在我的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着。他的双手绕过我丰满的上身,握住她两个娇嫩浑圆的大乳房,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抓揉两个雪白肉球的同时还不时地用手指用力地揉捏我两个娇嫩的乳头,我不停地发出痛苦地惨叫声。

  黑手拿着相机,床上床下不停的拍摄着。

  我睁开迷朦的泪眼,强忍着被两根粗大的东西同时插进自己的阴道和肛门,并不停地做着沉重有力的抽插而带给她的巨大痛苦,哭着用颤抖的声音哀求王强:「不要再折磨我了,我会死的,求求你们了。」

  把我紧紧夹在中间的王大和王小听见我的哀求不禁淫笑起来,性感美貌的女人的哀求,使这两个男人无比兴奋。两人同时加快抽插的速度,在我痛苦的呻吟声中,两股滚烫的精液先後在我前後两个小肉洞里射了出来。

  此刻的我无力地被手腕上的绳索拉扯着站在床上,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布满了男人凌虐时留下的抓痕,。我低着头小声啜泣着,下身两个迷人的小肉穴悲惨地微微红肿外翻着,白浊的黏液缓缓从小穴里流淌出来,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上。
  「臭婊子,我们兄弟几个这么卖力让你爽,你还哭?看老子今天不插烂你这个贱穴!」王强恶狠狠地说。我惊慌地睁大了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用尽最後一点力气哭着哀求道∶「不要啊、求求你!!你、你们不要再来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呜┅┅呜呜┅┅不!啊!」

  王强丝毫不顾我的哭叫哀求,一手揪着我的秀发,使我的脸向上仰起,另一只手抬起我一条雪白的大腿紧紧抓住她肥嫩的丰臀,狠狠地将肉棒戳进了任梦浸透着精液的蜜穴里。黑手也同时从我背后抓住她流满了汗水的裸身,用力地将肉棒插进了我双臀之间的肛门里。两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抽插,他们一边用力地在我的肉穴和屁眼里狠狠地抽插。一边像刚才王大和王小一样恶毒地在她赤裸着的、最敏感娇嫩的部位肆虐起来。

  我的下身被奸淫着的两个小穴一阵阵涨痛,尤其是被黑手粗大的肉棒撑开的屁眼里更是火辣辣地痛,两个粗大的肉棒一前一后仿佛要把我的身体撕裂了一般在她身体里猛烈地撞击着,使我感到整个身体都浸透在了疼痛之中。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蹂躏,我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当我再一次醒来时王强和黑手在她体内射完精后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精神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让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丰腴性感的身体全靠捆绑着手腕的绳索拉住才没有瘫倒下来,软弱无力的双腿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并上了,任凭惨遭蹂躏的下体赤裸裸地暴露在野兽们的面前。

  当我和小林被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王强没有想到我的车里有定位系统。警方一接到报案,很快就找到了匪窝。几个匪徒受到了应有的制裁,而我与丈夫离了婚,辞去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和小林一起到他的家乡,过着远离城市的田园生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佛珠与表】(16)【作者:铁瞎子】 下一篇:【宾的性半生】(91-94)【作者:通路】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